顶点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百渡成神 > 第二十五章
    虚灵界,中圣域,太一仙门。

    太一仙门历史悠久,底蕴深厚,是虚灵界万年以来唯一不曾断的仙门。

    也是虚灵界现存仙门中唯一一个经历过万年修界动荡的年的仙门。

    坊间传闻太一仙门有不属于这一界的无上仙器,以才能这年无论修界仙门如何更换,始终能屹立不倒,伫立在虚灵界修士巅,是整个虚灵界修士往的修仙圣地。

    时,太一仙门内,一个普门人绝对不能踏足地。

    一苍老的人影盘坐于洞府内,双眼紧闭,也不已经在地少岁月。

    苍老的人影这时睁开双眼,浑浊的眼神中透露出一股悠远岁月的味。

    望着东域的方,这老数千年来一开口,声音沧桑而韵转:

    “劫?万年的劫难又将现?”

    老又再闭上双眼,浑身韵转,似在推算着某。

    不时,老陡睁开双眼,眼神中的浑浊尽皆散,却又透露出一疑问。

    “显,确是劫难现,为何对毫无动静?”

    老心中万分不,万年劫难来临时,大乱,整个虚灵界生灵涂炭,就连也受影响,混乱不堪,劫难非虚灵界。

    当年若不是太一仙门以无上仙器为祭,打开上界,引上界仙人关注,怕是时虚灵界早已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这同样的劫难再初现端倪,却未受影响,照运转,仿佛无发生一般。

    疑惑,是疑惑。

    老缓缓站身来,一伸手,一张古朴无华的长弓出现在手中。

    手掌微微拂过,长弓瞬间散发出阵阵仙光,上仙纹闪烁,令人上一眼便无再挪动半分目光。

    仔细观察会发现,这张弓无弓弦,而且弓身上布满了细小的裂纹。

    老望着手中的长弓,一边抚摸着说:

    “希望这一不需要再动用了……”

    收长弓,老气势尽复,是一具行将就木的身躯,时却焕发出无尽生。

    “不显,吾却不能无动于衷,许该先东域一眼。”

    说完,老身影瞬间从洞府内消失。

    云梦城,二。

    吴一一在这异界他乡的自己睡觉,是睡个安稳觉。

    风念这坑爹玩儿,昨日便赖着不走,非缠着吴一学,吴一哪有什可教的。

    实在风念磨烦了,就说让他给自己打打手,出摊的时候搬搬桌椅板凳啥的,没就站街上吆喝两句,就当请了个小工,不给工资的。

    风念竟也兴致勃勃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晚上睡觉就成了麻烦,这院落也就一间睡房,当时也没着有人会过来,耳房也就还没收拾。

    这小子又非在这赖着,吴一也不能说是出钱让他客栈。

    这院子来就小,也就准备一席床褥,这小子愣是这打地铺睡了一晚上。

    他年纪不大,鼾声是真的大,如雷的鼾声吵吴一一晚上没睡着,不已进入修炼状态,才堪堪无视这如雷的鼾声。

    吴一睁开眼,伸了个懒腰,一回神就听到这风念的鼾声。

    了床,走到风念身边,抬脚对着风念毫不留就是一脚。

    “睡个der啊,来!”

    风念打了哈欠,揉了揉无神的双眼,爬身来,睡眼朦胧的对吴一说:

    “,这早叫我来干嘛?早饭就了?”

    吴一这一听,气不打一处来,抬手就将风念拎了来,左右开弓,风念瞬间清醒。

    “啊?是大哥啊!”

    风念,吴一没气地:

    “滚出洗漱一,准备开摊了!”

    风念闻言,立马屁颠颠跑了出。

    吴一长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衰啊!人穿越不是捡到小萝莉,就是艳遇美少妇,怎自己就摊上了这个瘪犊子。

    来主角与主角也是不尽同的。

    收这乱七八糟的,吴一也简单洗漱了一,便喊上风念一出摊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收摊回来,自己耳房收拾一,以睡耳房。”吴一对风念。

    风念点点头,对自己睡耳房没有任何见。

    还是来到昨日的摊处,一大早街上人不是,将摊摆,吴一对风念说:

    “就在地不要走动,我买个早餐回来。”

    风念???

    总感觉这话有不对劲,就是说不上来哪不对。

    在早点铺吃了几个大包子,堪堪补充了点能,顺便也给风念带了几个。

    走回途中,隔远就能听见风念致的吆喝声。

    “瞧一瞧,一勒!走过过千万错过!东域一风水师莅临云梦城勒!有谁丢了丈夫娘子快来一勒,手到擒来,谢绝还价的勒!”

    吴一脸色一黑,这瘪犊子玩儿,真是丢人现眼,早就不让他吆喝了。

    时有一人吆喝声吸引过来,大数人嗤以鼻,中更有昨日便在现场人,见现在吆喝的人是昨日子哥,更是认他就是托儿。

    吴一快步走到摊,打断了风念。

    “停停停!喊了!”

    “大哥,不是让我喊的吗?我喊的不吗?”风念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“……,算了,以喊了,还是就给我打打手就了。”吴一无语。

    “勒,听大哥的。”风念乖乖在旁边拿个凳子坐。

    二人一像两个傻子般着过往的人群,久久没有生上门。

    时间太过无聊,风念打了哈欠,吴一不也传染,眯眼睛,准备小憩一会儿。

    这时摊一人影驻足,是一老,身着破旧灰白袍,头上简单扎了一个髻,两鬓斑白的发梢垂落耳边,脸上有少许的皱纹,眼神中浑浊一片。

    如仔细观察的话,就可以感觉到老眼中仿佛是一片静的大海,有一细小的微风,便可瞬间卷滔巨浪。

    老着眼的摊,对吴一摆出的条幅产生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东域百晓生?”

    吴一着眼无奇的老人,不容易有个感兴趣的人,遂主动问:

    “老伯,要不要算一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