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人在大夏刚上刑场 > 第四十章 不让路
    杀气。

    极度轻微,一丝一缕。

    若是不细细体会,几乎无法察觉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房间里的火烛,便显得格外重要。

    火星闪烁的瞬间,窝在白给床褥上的苏有仙忽然出了剑!

    电光火石!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响声,是剑划开剑鞘的声音。

    可惜,声音只响了一半,便突兀中止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的剑只拔出了一半。

    一道透明的剑影刺穿她的心脏,溅开了大片的鲜血!

    这次,白给没有刺歪。

    剑影尖锋,那颗心脏已然被剑气搅碎!

    尸体连惨叫也来不及,便栽倒在地上,发出了沉闷的响声。

    于是屋内烛火不再闪烁,白给手中滚烫的戏簿书皮也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倒在地上的尸体,已经不再是苏有仙的模样,而是另一名身姿姣好的女人。

    白给不认识她。

    翻开了对方的衣物,并没有什么身份象征。

    既没见到挂坠,也没有文身。

    看来对方在过来之前,就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。

    她把自己收捡得很干净。

    检查完她全身的白给,将衣橱之中宽薄的布巾覆盖在女尸身上,就任由它躺在自己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梨园内都有人敢混进来,梨园外不知多少人盯着他,三更半夜,月黑风高,出去处理尸体就等于是送死。

    烛火微动,门又一次被推开,持剑的苏有仙穿着和尸体一样的轻薄睡衫进入了白给房中,眼神警惕。

    她目光下移,看见了尸体。

    “安家的人?”

    白给沉默了片刻,回道:“不是安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安家的人不会想杀我,鼎丸必须要活人才能够炼制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会很高明的幻术,幻术是观仙楼常用的把戏,她有可能是观仙楼的人。”

    苏有仙轻怔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……又惹上观仙楼了?”

    白给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回去休息吧,尸体我明天自己处理,小心些,梨园也不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苏有仙美眸凝重,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问题,你叫一声就好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竖日清晨,白给吃过了早饭,将罡三鲁四俩难兄难弟唤来,让他们去把尸体处理干净。

    戏曲的热度没有消退,璟城不少的大人物决定留下来听第二遍,第三遍,他们的行径,多少让耳靥变得更忙了。

    丰南上午从赵睿智那头过来了戏院,同白给说,山阳县北边岚宫山闹妖怪闹得厉害,兴许是秘境里面的妖孽跑出来了,让白给去瞧瞧。

    白给摸了摸胸口藏着的戏簿,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他好奇问道:“丰哥,我现在不是可以不接这些任务了么?”

    丰南低声道:“再过几个月到年底了,冲业绩。”

    院中只有二人,白给想都没想,摇头道:“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么厉害,你怎么不去?”

    身上有戏簿,白给有些底气。

    真要撕破脸皮动手,这戏簿该能帮他挡挡。

    丰南抿了口昨夜陈茶,说道:“这事儿我是好不容易帮你争取过来的,既能赚功绩,还能出去躲躲,你可不要不领情。”

    白给细细打量了一番丰南。

    “丰哥,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白给语气意味深长,可丰南不为所动,只开口道:

    “你走的时候,赵睿智会帮你将城里的不速之客拦下。”

    “去到了岚宫山,处理了‘妖邪’之后便找个机会赶紧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咬字,刻意咬重了‘妖邪’二字,白给听在耳里,目光幽然深邃。

    他不傻,丰南的表现,明显就是知道什么,对方不说,要么就是想要害他,要么就是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,不能说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时候,白给反而想明白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——丰南害他的可能性很小。

    对方的修为,情报等等……真要对他不利,他哪里还活的到现在?

    先前在山阳县之中,太多手段可以处理掉他这只爬虫。

    “连你也不敢说,看来对方的来头真的很大……是观仙楼的人?”

    白给话音落下,丰南面色一僵。

    他四下里看了一眼,低声道:

    “这事儿我是真不清楚,但你肯定被什么大家伙盯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的事情惊动了楚江王,我已经联系了璟城城主赵睿智,让你去岚宫山,虽然不治本,但把蚂蚱清理干净了,能缓解你现在的部分压力,其他的事情还在调查之中,你自己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了这句话后,索性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白给吃过了午饭,与耳靥说了自己要暂时离开梨园去一趟岚宫山,耳靥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叮嘱他要早些回来。

    苏有仙重新换上了那身红色的薄纱裙,裙下一双圆润玉腿若隐,绣花鞋上也绑上了丝带。

    腰间的两柄子母剑,煞气逼人。

    离开了梨园,赵睿智已经在外面亲自等候,满面堆砌着弱者的笑容,仿佛他看见谁都是一副想要讨好的模样。

    璟城的大街,格外热闹。

    不过梨园之外,却显得格外肃杀。

    因为外面全是身披坚甲的军士,可怕的气势洋溢在整条大街上,通往璟城东门。

    骑上三匹好马,三人便在这些军士的护送下出了城,而与白给同行的,还有专门负责此事的另一名奈何成员,叫作田填恬的小胖子。

    田填恬出生并州郎城,是夏朝南边边陲之地的人,天生智商不太正常,是个孤儿,喜欢吃糖葫芦,曾为了帮助一个小乞丐,杀死了夏朝一名官员,于是被抓去准备斩首,后来却不知为何,又被派遣进入了奈何赎罪。

    这家伙虽然看上去卡哇伊,可也算是一名三境返景境界大圆满的修士,手中一把金咬剪格外灵活,一般的四境修士遇上了他,还未必能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他们出城之后不久,便又有一台大轿抬到了城门口,但赵睿智明显已经猜到了这一点,他早早带着谦卑又抱歉的笑容,等候在了此地。

    从他的身上,完全看不出一名城主的底气。

    仿佛是客栈跑腿的小二。

    但那一辆大轿的确被他拦下来了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白给出城门之后,璟城的东城门,便彻底封锁了。

    轿子上的人掀开了车帘,冷冷看着赵睿智。

    “何故拦我去路?”

    赵睿智带着一脸欠别人几百万的亏欠笑容低声下气道:

    “大人,今日东门不放行。”

    轿上人目光锋利,冷笑道:

    “当我是瞎子?”

    “不放行,方才那个骑马的年轻人怎么出的城?”

    赵睿智闻言,脸上的神色忽然变得尤其睿智起来。

    他回头往了一眼,城门后的官道,远处只有白给和苏有仙骑马而去,身影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“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大人你可别拿小人我寻开心了,哪儿有年轻人骑马了?”

    他这已经完全是瞪大眼睛说瞎话了。

    轿中人不傻。

    他看出来了赵睿智就是故意拦住他们,不让他们出城。

    心头一沉,怒气也随之而来。

    一个璟城的小小城主,哪里来的勇气拦他?

    身上恐怖的气势散发出来,五境的强大压迫力让附近的人脸色奇差,而赵睿智在这样的气势下,越发恭谦……

    他就差跪在地上磕头了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赵睿智仍然半步未退。

    略显丑陋和尴尬的五官上,依旧带着那让人讨厌的,抱歉的笑容。

    那模样仿佛在说:

    我的确觉得自己做的不对,也觉得对你有所亏欠。

    但我他妈就是不让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