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灵使养成计划 > 第六十二章 正式宣战
    望舒山脉,灵月派,白玉峰。

    主殿望舒阁中,掌门梵心师太以及一众长老均在这里,个个面色凝重地看着眼前的靖泽大长老。

    “靖师兄,你说的可是真事儿?那萧家狗贼当真胆子如此之大,敢跟我灵月派撕破脸皮?

    他们族长的崽子萧白,不是还在方师兄的玉桂峰里面当弟子呢吗?”

    位列第五席的铁涸长老黑着脸怒声道。

    此时已是翌日中午,漆黑天象刚刚散去,天色重新泛起暗蓝。

    然而,整个时间法则好像向后推延了几个时辰!

    天苍大陆上的所有人,无论是老祖大能、亦或是弟子凡人,都对此大凶之象惊惧万分。

    靖泽原本是去追杀萧何的,然而同为元婴期修士,就算他修为高对方很多,要想将其留住,也还是有一定的难度。

    每个高阶修士都必然会有自己的保命手段,行事诡谲的萧何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靖泽虽用神通重伤了萧何,但却没能成功将之留下。见追杀不成,他便只能选择先护送弟子们回灵月,之后再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在回到门派之后,他第一时间就通知全部高层来白玉峰开会。毕竟发生了如此大的事情,后面如何处理,他一个人做不了主。

    “铁师弟,那萧白早已不在我玉桂峰了,似乎是在试炼前夕就下了山。”端坐于右侧蒲团上的老者出言道。

    说话之人正是以往在长老会里很少出现的第三席长老——方晖。

    方长老常年坐镇藏星殿,若无大事必不出面,然而这次,摆在灵月派众人眼前的事实在是太过棘手了,他不得不前来商量。

    “看来萧家是早有准备了。”靖泽环视众人,沉声道:

    “关于萧家此行的动机,我猜和陆灵秋的身份背景有关。实不相瞒,早些天在玉桂峰里发生了一件说大不大、说小不小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他将陆灵秋身怀“大量灵玉”的事情娓娓道来,在场众人除了方晖和掌门之外,皆是震惊无比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萧家只是贪图那陆姓弟子的灵玉?”

    一名相貌清冷的女修皱眉说道:“这不合理。”

    此人是灵月的二长老——明镜师太,负责灵月派群星殿的任务发布事宜,位高权重,说话也极为的有分量。

    长老们都知道,萧家除了族内的几位高阶修士以外,最大的背景,就是和大秦国皇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在大秦国,皇室受灵月派等仙门影响,推崇天道,大兴丹道炼器、风水玄说,甚至在秦皇的引领下,开启了全民修炼的时代。

    但凡拥有灵根之人,只要不踏入仙路,就会被街坊邻居当成“不务正业”,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所以类似望舒镇这种凡人小镇,即便有凡人看到修仙者来往,也完全不觉奇怪。

    他们虽不敌修士,但却有修士律法在对修仙者们进行着制衡。乱杀无辜,必会得到更高阶修士的制裁。

    更为巧合的是,秦皇本人,竟也罕见地身怀灵根,踏上了修行之路,且修为还不低!

    在短短不到百年的时间里,秦国皇室广招天下修士作为客卿,拉拢大量修仙家族结盟共利,至今已规模甚大,总体实力不亚于二流宗门。

    萧家就是与之结盟的家族之一。

    但再怎么说,面对灵月这般庞然巨物,仅仅为了某土豪弟子的四十来枚灵玉就撕破脸皮直接动手,也太不考虑后果了。

    “明镜师姐说得对,虽然萧家可能确实拿不出这么多灵玉……但萧何身为元婴初期的高阶修士,不该如此草率。”

    四长老玉蟾师太赞同道。

    她们不知,若非萧白蛊惑,并在灵玉的数目上翻了个倍……萧何又怎会冒如此奇险,去赌上萧家的未来?

    “袭击我宗弟子,便意味着做好了与灵月正式为敌的准备。”身在首位的老尼霍然起身,眼中闪过一丝杀意,对诸位长老说道:

    “萧家底蕴无非有二,元婴中期修为的族长萧浪、以及元婴初期的叛逃长老萧何。现萧何已被靖师弟击伤,就算逃回萧家,也成不了什么气候。”

    梵心师太目光转向众人:

    “明镜,这次由你带队。玉蟾、铁涸、璇玑,你三人随她一起,去萧家讨要个说法罢。切记,将叛门长老萧何的头颅,给我拧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谨遵掌门吩咐!!!”

    四大元婴期长老蓦然起身,或踩飞剑、或持拂尘,刹那间化为四道光华,直接窜出大殿腾空而起!几个闪烁之后便消失在天边。

    一时间,殿中仅剩下掌门师太、靖泽和方晖三人。

    “掌门师姐,区区一个炼气期弟子,值得我们如此大动干戈吗?”靖泽面露不解。

    “嘿嘿,老靖,这你就不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未等梵心师太说话,方晖就捋了捋胡子,插话道:“这次还好你眼疾手快,成功把陆小子救下。

    咱们用脑子想想,能随手拿出好几十灵玉的人,如果在灵月派试炼里死了……

    你猜他背后的势力会作何反应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!”

    听到此言,靖泽大长老幡然醒悟,心中登时后怕不已。

    是啊,如果陆灵秋死了,如果他真的是上古时期就流传下来的某个“隐门”之后……

    那么灵月派还会不会存在都将成为未知数。

    梵心师太也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,解释道:“自方师弟首次将此弟子情况告知于我,我便猜测,他是否会是隐门中人。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现今出世的隐门,仅有两个。”她顿了顿,似是有所顾忌。

    足足沉默了小半刻之后,才接着说道:“一为南疆的‘神农谷’,二为西域的‘天道门’。然我曾以神识观之,陆灵秋此子身上的灵力,完全不像出自其中任何一脉。”

    所谓“隐门”,即是不参与正邪两道争端的、实力凌驾于超一流门派之上的、拥有传说中的“化神期”大能存在的——隐世门派。

    这种门派的弟子极其稀少,且入门门槛高的吓人。其门人已经并不能用“弟子”来称呼,用“传人”来形容倒是更为贴切一些。

    就在三人正要深入研究一下陆灵秋的来历之时,门外忽然飞进一枚纸质小剑。

    “是剑符。”方晖虚空一握,一把将之捏在手里。

    “此乃御天剑宗特制的传音符,通常只有他们宗高层才有。”见靖泽疑惑,他简单解释了一下,并把剑符展开,一字字念道:

    “灵月派的各位且听好:据弟子报,我宗内门弟子周丰,惨死于贵派一名萧姓男弟子手中,目前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御天剑宗与灵月的关系向来交好,但人命关天,我身为剑宗宗主之子、弟子之大师兄,定不能坐视不管。

    至此,我云剑来,代表御天剑宗长老会,对灵月派正式宣布——

    即日起,御天剑宗与灵月派——

    解除同盟关系,就此,势不两立!”

    ……